您好,歡迎訪問父母基地育兒網站,了解孩子教育親子游信息 登錄 注冊

請選擇居住地關閉

Q
全國
首頁
分級育兒 健康

寧澤濤,一個瘦弱男孩如何成長為世界冠軍

導語:前晚,一個新的歷史在俄羅斯喀山體育館游泳池誕生。陽光帥氣的鄭州小伙寧澤濤在世錦賽男子100米自由泳決賽中,以47秒84奪得冠軍,成為了“飛魚大戰”的首位亞洲人冠軍!

                       

       早在2014年,寧澤濤就收獲了4枚亞運金牌、2項亞洲紀錄、微博“粉絲”數從1萬到75萬的上漲,這個因運動成績和帥氣外表一夜成名的游泳選手早就被預測不只是閃耀亞洲的“流星”,還能是一飛沖天的世界“飛魚”。

天分

      寧澤濤的運動故事有一個極常見的開頭。他從小身體瘦弱、免疫力差,為了增強體質,8歲那年,父母將他送到河南省體育局業余體校學游泳。

      “他剛來的時候是白板一塊,上小學二年級,我當時覺得年紀有點兒大。”啟蒙教練郭紅巖至今還能清楚地回憶起寧澤濤在體校時的許多細節。她向我們介紹,體校直屬于省體育局,以向上輸送高水平運動員為目標。小孩子六七歲時開始訓練是最好的時機,寧澤濤當時已經8歲,在陸上也看不出特別的潛力。

      “但他一學我就發現不一般,接受能力強,兩堂課就學會了蛙泳。而且會游泳是一回事,掌握游泳技術是另一回事。他游起來就像專業的。”郭紅巖說,一般的孩子腿能蹬、手能滑,但動作不標準,教練講解技術后,往往也達不到要求。“比如我說蹬腿的方向應該是45度角,要向后蹬、不要向側蹬,他都能領會,而且能做到,說明他的神經末梢支配能力強。”有潛力的孩子會被鼓勵進行為期一年的長訓,寧澤濤只訓練了3個月,就升入了大孩子們所在的大班。

       寧澤濤最突出的項目是蛙泳。“蛙泳和其他三種泳姿都不一樣,蹬腿時是勾著腳的,其他泳姿都是繃著腳打腿。寧澤濤的腳腕柔韌性好,一般人勾腳時,腳面和小腿呈90度,他能達到70度。這樣的話,受到的水的反作用力大,就能游得快。”郭紅巖說。

       蛙泳和其他三種泳姿有著許多技術上的差異,除了勾腳,它也是唯一需要彎曲膝蓋進行蹬腿的泳姿。一般而言,蛙泳好的選手,其他三項就會偏弱,反之亦然。寧澤濤則相對全面,蛙泳突出,自由泳、蝶泳有一定水平,仰泳略弱。很多年后,他第一次在全運會上取得名次時,項目就是400米混合泳。

       寧澤濤雖然起步偏晚,但按郭紅巖的說法,無論是動作節奏訓練還是心肺功能訓練,他沒有錯過任何一個敏感期,“抓什么就有什么”。從教近30年的郭紅巖也曾帶出過亞洲冠軍和全國冠軍,她說,好苗子都有突出的天賦,教練拿到手上一練就知道,那種感覺無法用語言形容。而在天賦之外可以被描述的,是主動學習的意識。郭紅巖畢業于北京體育大學,訓練時會講解一些科學訓練、運動生理學的理論知識,但是小學、初中階段的孩子很難聽懂。寧澤濤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聽了教練的講解,竟然自己跑去買了一本游泳專業雜志,讀上面的技術類文章,這讓郭紅巖感到很不可思議。

       2004年,寧澤濤進入河南省體工二大隊,成為專業運動員。“我不急于把他送出去,希望他能先練好基本功,尤其是心肺功能,這樣長大后任何強度都能承受。很多好苗子都是在十五六歲上強度的時候病了、傷了。”寧澤濤在業余體校時,每堂課的訓練量是3200米,一進入專業隊,訓練量直升到五六千米,跟早就進隊的其他隊員一起訓練,他總是排名末尾。“你們這不行啊,跟不上我們。”省隊教練對郭紅巖說,但她了解寧澤濤,認為他的基礎扎實,能承受增加的訓練量。“3個月后,我們就打頭了。”

       寧澤濤的主項是蛙泳,但體工大隊擅長蛙泳的教練員和運動員很少。“當時河南游泳有人才,但教練員水平比較低,我們也希望能將游泳人才放到高水平教練員手里。”河南省游泳中心主任楊青山向本刊證實。

       寧澤濤轉到海軍游泳隊是父母主動尋求的機會。他們希望兒子能到一個蛙泳和整體水平較高的專業隊訓練,又因為是軍人家庭,對軍隊有認同感,最后鎖定了名教練葉瑾所在的海軍隊。“海軍隊是葉瑾一手打造出來的。”體育媒體人、《第5頻道》雜志執行主編楊旺說。葉瑾此前最得意的弟子是“蛙后”齊暉。以她的級別,不可能親自帶教寧澤濤這樣一個新來的、幾乎沒有任何突出成績的小隊員。但是寧澤濤以自己的表現引起了她的注意。

成長

       2007年,葉瑾正在國家隊為北京奧運會做準備。有一次訓練間歇,她回到上海。“我回來的時間很短,拿一點東西就要走,大概在房間里就10分鐘時間,我把門一打開,他站在我的門口,我下樓,從三樓走到一樓,他居然可以陪著我,一直送我上車。”這件事給葉瑾留下了很深的第一印象。“我就覺得這小孩挺機靈的,他懂得跟教練有一個交流,也懂得應該怎么做。其實我們大人認為這是一種表現的欲望。”

        如果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寧澤濤的特點,葉瑾和郭紅巖都會毫無猶豫地選擇“聰明”二字。“寧澤濤靈活性、協調性好,本體感覺自我控制能力強,悟性好。”葉瑾與郭紅巖的評價如出一轍,“在背地里,他就是‘小孩頭’,別人都聽他的,調皮搗蛋主意多。但他在老師面前可文靜了,眼睛從來都是緊緊盯著你,不會做任何小動作,什么話不用跟他說第二遍。”

這個聰明機靈的小孩的職業生涯并未就此平順地走下去,他的體弱在高強度的訓練和比賽中顯現出來。

       在河南省隊時,寧澤濤的兩只膝蓋開始出現傷勢。經年累月,其中右膝骨頭鈣化嚴重,疼痛不只影響訓練,走路時也難以忍受。而蛙泳又十分倚賴蹬腿發力,這個傷病成為他轉向自由泳的重要原因。

       除了膝蓋,寧澤濤身體的多個部位都發生過傷病。八九歲調皮時,在家里沙發上蹦來蹦去,就造成了手臂骨折,休息了一個多月。2014年仁川亞運會前,曾有兩次胸椎關節錯位紊亂,這并不常見的病癥會導致胸悶不適,上肢不能發力。而使他退出短池世錦賽的手指舊傷,則來自于2014年初在澳大利亞訓練時,一次提東西時的意外。

       第一次參加全運會取得名次時也與發燒相伴。國家隊隊醫郭清華記得,400米混合泳比賽當天,寧澤濤的體溫超過了38℃。對于游泳運動員來說,37.5℃以下的低燒屬正常范圍,有時反而能激發運動員更好的比賽狀態。如果體溫在37.8℃以上,又伴有頭疼等癥狀,麻煩就來了。游泳對心肺功能要求高,高燒時參賽,容易引發心肌受累,甚至是心肌炎。郭清華立即建議寧澤濤棄賽,但18歲的他還是堅持不放棄第一次參加大賽的機會,只能堅持不服用退燒藥,靠喝水和按摩來調整,最終獲得了第八名。

        折磨他最久的還是胃病。楊青山說,沈陽全運會之前的一年,是寧澤濤胃病最嚴重的時候,高強度訓練后,他經常會出現嘔吐癥狀。河南省和海軍隊在河南、上海請了許多專家為他會診,用中西醫、飲食上的各種辦法,近一年的時間才調節好。

雖然從小胃腸不好,但寧澤濤既挑食、又貪吃,在隊內,他曾因早飯不吃雞蛋牛奶而被嚴厲訓斥,貪吃的小毛病則為他帶來了迄今為止人生中最大的挫折。

       2011年3月,寧澤濤接受了一次例行的賽外興奮劑檢查。一個月后,正準備在全國游泳冠軍賽大展拳腳的他被告知,興奮劑檢測結果呈陽性。海軍隊和河南省都很震驚,他們聯合申訴、開聽證會,但未能改變禁賽一年的處罰。詳細的檢查結果顯示,寧澤濤服用的興奮劑是克倫特羅,亦即俗稱的瘦肉精。

       “體工隊條件不是特別好,晚上就會經常吃泡面,干吃泡面肯定不行,我還在生長發育期間,就會放一些火腿腸、午餐肉、咸蛋,善待自己嘛,對自己好一點……”時隔幾年,寧澤濤盡量輕描淡寫地說出那段經歷。本刊接觸到的他的領導、教練、相熟的記者也都強調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和他誤服興奮劑的委屈,而竭力淡化隊內保障和運動員自我管理的過錯。但這件事對寧澤濤來說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教訓,他說:“說一萬遍也是因為自己口誤、貪吃,是我一輩子的教訓。”

       禁賽是可能宣布一個運動員職業生涯“死刑”的事件,所有人都在擔心寧澤濤是否能承受、會不會從此一蹶不振。“國家需要你,就會保護你。我們都鼓勵他,一定要繼續訓練,把成績提高上去。”郭紅巖說。

       寧澤濤在隊里的集體宿舍里住在上鋪,在禁賽期,他頭頂的天花板上多了一張字條:我一定要破亞洲紀錄。每天睡前和起床時都能看到,以此作為激勵。海軍游泳隊訓練館的硬件條件差,6條25米長的短泳道,數十名運動員像下餃子一樣日日在此訓練。隊內管理嚴格,周一到周五不能使用任何電子產品,只有周末才能打開手機與家人通話。每天晚上18點到21點,宿舍走廊里唯一的電視機會打開,隊員們圍成一圈看固定的節目。禁賽期的寧澤濤不能像隊友一樣外出參加比賽,在基地度過了漫長的低潮期。葉瑾說,即使如此,她也從來沒見寧澤濤因委屈或痛苦而哭過。但他自己說:“在水里面哭出來,別人是看不見的。”

       當他結束禁賽出現在2013年的全國游泳冠軍賽時,以接力比賽中100米游近48秒的成績使圈內人吃了一驚。在這一年涌現出的新對手們,甚至沒聽說過他的名字。

沉淀

        現在的寧澤濤雖然算不上家喻戶曉,但已足夠知名。十余年與泳池、傷病、挫折搏斗的漫長時光,僅通過22秒的國際比賽、幾分鐘的電視轉播就即刻終結了。亞運會結束后,他的微博“粉絲”數從1萬上漲至60萬。在仁川機場免稅店購物時,30多名店員聚集上來,他最后只能“落荒而逃”。從多哈短池世錦賽回到北京后,當天轉機回上海,“粉絲”扛著專業相機,與他乘同班機,從首都機場到虹橋機場一路隨行。這種“追飛機”的待遇以往多是韓國偶像才會遇到。

       免不了的是與前輩們的類比。4×100米混合泳接力比賽結束當晚,寧澤濤領銜的四人來到央視演播廳,贏得工作人員一片掌聲。主持人張斌說,在他的采訪經歷中,只有2000年的陶璐娜、2004年的劉翔、2008年的林丹、2010年和2012年的孫楊獲得過這樣的反響。楊旺寫了一篇名為《新花樣男子》的文章,討論起寧澤濤很可能是田亮、鮑春來之后中國體壇又一個代表性的“花美男”。

       “其實那篇文章我寫完了也有點后悔,葉瑾教練委婉地提醒,不要對他使用這些網絡上的稱呼。我也覺得這種提法讓人感覺不太好,把運動員當成了‘花瓶’,過分關注外在的東西。”楊旺說。葉瑾向所有隊員明確禁止使用的稱呼,包括“小鮮肉”、“男神”、“全民偶像”。寧澤濤也討厭這些標簽,他更愿意說:“我是一名軍人。”他剛到海軍隊時是被父母“騙”過來的,為此鬧過不少脾氣。7年過去,他已經適應和認同了軍隊嚴肅認真的風格和價值。

       除了在強調軍人身份時比較堅決,對于外界的喜愛,他表現出溫和的態度。他的微博是2011年注冊的,最初只發布過一條內容。2013年第一次獲得全國冠軍后,他立即更新,感謝大家的支持。那是他的成績真正開始爆發的起點,很多泳迷從那時起關注他,并且成立了“粉絲”會。此后他維持了規律的更新,“心靈雞湯”式的微博內容下總是附有最新自拍照。亞運會后代言邀約不斷,他表示在不影響訓練的情況下很愿意接受,因為這是一種“互幫互助”。游泳隊暫時禁止他接受個人代言,但是在幾場國家隊集體商業活動中,他已經取代了孫楊的位置,跟葉詩文、焦劉洋等奧運冠軍站在了一起。他還為時尚男刊拍攝了一組大片,參加了幾場時尚活動,與設計師王大仁并肩而立。

       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的人無一不表現出對他的喜愛。楊旺說:“他對人恭恭敬敬,見到我們開口就叫‘哥哥’、‘姐姐’,實際上我已經是葉瑾教練的同輩人了。”郭紅巖記得他從小就有“籠絡人心”的能力:“運動隊里難免有大隊員欺負小隊員,但他從來沒被欺負過,反而是那些大隊員都會護著他,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看起來,被大家認可成熟、情商高的寧澤濤將成名后的狀態處理得很好。但楊青山肯定地說:“沒有運動員能不受影響。”運動員最需要的是對運動的專注。游泳是毫厘之爭,對外界事務的一點點分心,都會影響成績。由于亞運會賽時的體力透支和賽后的大量活動,寧澤濤原本偏輕的體重降低了2公斤,他總是感覺吃不下、睡不好。2014年多哈短池世錦賽是他第一次與世界級高手過招的機會,50米比賽中未入決賽,因傷退賽的100米比賽雖然在初賽創下了亞洲紀錄,但很快就被日本選手刷新了。

       “亞運會只是剛剛露臉的機會,他必須要在世界大賽中證明自己。”楊青山說,中國游泳男子短距離項目一直是短板,亞洲也是一樣,幾乎未有選手進入過世界大賽前八名。2013年的世錦賽,新科全國冠軍寧澤濤未獲參加,頗有經驗的老將呂志武連半決賽都未能進入。巴塞羅那的泳池旁,絢麗的聲光電效果渲染的100米賽場上,高大壯碩的白人選手用速度和肌肉掀起觀眾的一陣陣尖叫。而在這激動的巔峰對決場景中,亞洲人始終是缺席的。

      “速度是一切項目的根本。100米自由泳,是很多游泳項目訓練的基本科目,也是高手前進的動力。它是一項精細的運動,需要你的出發、每劃效果、劃頻、身體位置、轉身乃至沖刺,都要像鐘表一樣精準,要像水銀瀉地一樣連貫。”前中國游泳隊總教練陳運鵬說。

      葉瑾對寧澤濤的很多技術動作還不滿意。受身體條件和以往游蛙泳的影響,他的自由泳打腿效率低,“甚至不如女運動員”,出發、轉身用時也都有提升空間。即使是1毫秒的提升,也可能決定一場比賽的成敗。

      寧澤濤已經將自己的100米最快成績提升到47秒65,下一個目標是47秒50——足以超過2012年倫敦奧運會和2013年世錦賽冠軍的水準。這個目標充分顯示出了他的野心,但提及2015年的喀山世錦賽,他仍謹慎地說:“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雖然體育界總是不乏造神的故事,但是無數神話在聚光燈下升起又破滅了。沒人敢說寧澤濤一定能達到,但人們愿意相信他,畢竟他為更大的舞臺已經等待了很久。

爆發

      此次喀山世錦賽,是鄭州小伙寧澤濤第一次參加世界級大賽。在100自預賽中,分在第11組出戰的寧澤濤在前50米用了22秒88,其后憑借出色的爆發力在沖刺階段超越世界排名第一的加拿大選手康多萊利,第一個觸壁。最終寧澤濤以48秒11獲得預賽總排名第一。

      100自半決賽中,寧澤濤出發時反應速度極快,前半程就領先本組其他選手。但轉身后他被俄羅斯選手莫諾佐夫追上,以48秒13的成績第二個到邊。不過莫諾佐夫因為犯規被取消成績,寧澤濤最終以小組第一身份晉級,成為首位游進世錦賽100自決賽的亞洲人,并順利完成了賽前制定的躋身前8名的基本目標。

     昨晚的決賽中,寧澤濤入水后,一改往日后程發力的戰術,上來就主動沖擊,頭50米排名第二。后50米開始沖刺,競爭對手麥克埃沃伊也開始加速,似乎超過了寧澤濤,但最后10米,寧澤濤全力發起沖擊,兩人的差距在毫厘之間。浪花飛濺之際,兩人幾乎同時到邊,寧澤濤還是稍勝一籌,47秒84獲得冠軍。

     “太瘋狂了,像做夢一樣。”賽后,寧澤濤接受采訪時雖然氣喘吁吁,但難掩臉上的興奮。“非常感謝我的父親和家人,給我灌輸輕松的心態,這次大賽對我來說,我賽前非常緊張,畢竟第一次參加世界大賽。之前的外訓對我也有很大的幫助,布朗教練給我灌輸了很強的信心,無時無刻不激勵我,讓我有信心一場一場去拼,跟高手去對決,這是今天成功的關鍵。”寧澤濤說。

      賽前,寧澤濤就曾說會拼盡全力,他也用行動踐行了自己的承諾。“今天必須豁出去,我相信自己的后程,就像教練說的一樣,只有前程沖出去了,才有希望拿到冠軍。這次世錦賽是一次非常寶貴的經歷,現在仍像在做夢,無法言語表達我的感受。”

“只能說,我是亞洲人、黃種人、中國人,今天我向全世界證明了,中國人也能在男子短自項目占有一席之地。”寧澤濤自豪地說,一如當年的劉翔。

關鍵詞:體育


快乐双彩2012008期